本報通訊員 金星 本報記者 史春波
  “東極島啊,你人傑又地靈,太平洋的風兒最先吹到你;東極島,東極島,大陸最東的島嶼。”
  韓寒的一部電影《後會無期》,讓東極島成為了眼下熱門的旅游地。
  但是,很少有人知道,就在這個舟山群島最東側的島嶼上,有這樣一群官兵默默堅守了大半個世紀。
  今天是我國第十四個國防教育日,錢江晚報記者參加省國防教育委員會組織的“走進海防線”活動,來到了這個神秘的海島,探訪“東海第一哨”的故事。
  堅守“東海第一哨”十多年
  快退伍的老兵說最愧對妻子
  東極島的準確稱呼其實應該叫東極諸島。它屬於舟山市普陀區,擁有28個島嶼和108個岩礁。
  廟子湖島是東極諸島的主島,南京軍區某海防營就駐扎在這裡。島上的最高處有一座哨所,被稱為“東海第一哨”。
  哨所雷達技師孔潤輝今年30歲,個子不高,看上去憨憨的。十來年,他一直守在這裡。
  說起剛來島上的情景,他禁不住笑了。“有一天早上起床,我發現自己壓死了兩隻蜈蚣,屁股和後背上兩個包隱隱作痛”,當時,他還心裡詫異,廟子湖的蜈蚣怎麼會這般猖狂。沒想到,早操結束後,大家業餘交流的第一個話題居然就是比昨天晚上誰壓死的蜈蚣多。
  守哨所,住的是地下室。條件差,陽光是照不進來的。不透氣、不通風,潮的時候,被子跟過水了似的濕漉漉,燥的時候,要是不灑水,鼻子都會幹得流血。
  在廟子湖哨所任職來,他潤輝先後完成了3種型號雷達共60餘次的維修。“頭髮反正掉了不少,變白的也挺多。”他笑著說。
  “業務上有缺陷,我辛苦些可以補上,可真正苦了的還是我的妻子。” 在孔潤輝心裡,一直愧對一個人,那就是他的妻子。
  由於工作需要,孔潤輝多次推遲婚期。去年春節,因為天氣原因,渡船被迫停開,未婚妻一直無法上島和他團聚。萬般思念之中,孔潤輝寫下了一首歌:“我駐在海島上,你住在我心底……”
  今年6月,原本婚事一切都準備好了,家裡一再叮囑,不管怎樣這次必須回來。可臨到要走時,一場技術比武的通知又把他留下了。
  孔潤輝快退伍了,他的心情很複雜,捨不得離開這裡。這麼多年,這個島,島上的人都已經成為了他的親人。
  從陸地一次次捎來泥土種子
  幾代守島官兵把荒島披上綠裝
  廟子湖島是東極鎮鎮政府駐地,常住居民百來戶,依山而建的民房層層疊疊。放眼看去,島上松柏蔥鬱,滿目生機。“是一代代守島官兵把小島染綠了。”海防營的魏教導員說,官兵們把小島當成了自己的家鄉,從陸地上捎來一包包泥土、一粒粒種子,硬是給荒島披上了綠裝。
  在蔓延的綠色中,一顆綠樹枝繁葉茂。“別看它不粗,它已經快50歲了。”魏教導員笑著說。
  這是一棵紅楠樹。1966年,炮兵連第五任連長孫正祥和戰士們種下了這棵樹。樹雖處於風口上,卻根深葉茂,四季常青。
  幾十年來,這棵樹已經成了守島官兵的精神象徵。“你根植海島,面向大海,無論風吹雨打,從不低頭……”每到中午,炮兵連門口就會唱起官兵們原創的歌曲《紅楠魂》。
  走在海防營里,還有一道風景顯得很特別。那是一片片整潔的菜地,上面種植著黃瓜、長豇豆、空心菜、蕃茄等蔬菜,五彩顏色,參差立體,就是沒有一棵雜草。旁邊還立有一塊碑,上面寫著:
  廟子湖是風的故鄉,種的蔬菜常常“風”收不豐收。為了改變這種狀況,全體官兵共同奮鬥,於1996年共搬運土石8000立方米,構築了4000米長的擋風牆,將原有的88塊巴掌地、鞋底田改造成了田園化菜地。
  自己開地,自己種菜,每次假期回來,官兵們要帶回兩包菜籽。於是,島上就有了各種各樣的蔬菜。不僅種菜,他們還自己養豬,養雞……
  (原標題:拍過《後會無期》的美麗小島上默默扎根著“東海第一哨”)
創作者介紹

rynnahwdpotas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