從伊拉克撤軍一直被美國總統奧巴馬當做一項外交成就加以宣揚。然而,自美軍2011年底拔腿走人後,伊拉克暴力和流血不斷,2013年更是達到一個高峰,8000多人死於非命。
  美國反恐十多年,打了伊拉克和阿富汗兩場戰爭,同時利用無人機在巴基斯坦和也門等地清剿武裝分子,到如今卻發現“基地”組織遍地生根。奧巴馬5月底在西點軍校闡述美國外交政策時承認,在可預見的將來,美國面臨的“最直接威脅”仍是恐怖主義。
  伊拉克總理馬利基已向美國緊急求援,要求美方出動戰機或無人機對反政府武裝實施空中打擊。這給奧巴馬出了道不小的難題。
  中期選舉之年卷入中東另一場內亂,對奧巴馬及其所屬的民主黨而言無疑存在巨大的政治風險。
  更何況,伊拉克當前亂局並非僅僅涉及伊拉克一國。華盛頓近東政策研究所海灣和能源政策項目主任西蒙·亨德森認為,遜尼派極端組織“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蘭國”向伊拉克什葉派政府發起的攻勢,實際上是什葉派和遜尼派爭奪中東控制權之戰的反映。
  然而,如果坐視“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蘭國”肆意擴張,伊拉克有可能淪為極端組織對美國發動恐怖襲擊的又一“立足點”。這是美國朝野最不願看到的景象。
  奧巴馬第二任期已經過去一年半,他和國務卿克裡苦心推動的以巴和談再次陷入停頓;敘利亞戰火仍在燃燒,生靈還在遭受塗炭;伊朗核談判艱難前行,前景不甚明朗;利比亞武裝衝突再起;埃及局勢仍存在很大不確定性;美國和北約撤軍後阿富汗前景不容樂觀;地區恐怖威脅嚴重,去年曾迫使美國暫時關閉20多個駐外使領館。
  與此同時,美國和傳統盟友沙特的關係因敘利亞內亂和以巴和談而疏遠,與以色列的關係也因伊朗核談和巴勒斯坦等問題而緊張。一些地區盟友採取與美國相左的政策。顯然,美國的中東戰略和政策雖然一再調整,仍然難以有效應對這一地區的實際矛盾和衝突。
  美國在中東有五大戰略目標,即維護以色列、沙特等盟國安全;確保美國主導地位;防止大規模殺傷性武器擴散;打擊恐怖主義和伊斯蘭極端勢力;確保能源供應安全。然而,美國政府的霸權和利己主義政策以及大搞雙重標準的做法廣受詬病。如不適應時代潮流發展對現行政策和策略作出根本性調整,同時尊重其他大國利益並與之開展合作和協調,美國今後只會發現自己越來越力不從心。 (據新華社電)
  (原標題:十餘年反恐一場夢? 美國深陷中東困局)
創作者介紹

rynnahwdpotas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